现在位置: 政法文苑 >> 新闻内容
 
我的调解故事
作者: 曹梅 发布时间: 2016/1/21

我的调解故事

 

千家万户的奔走,只为一个心愿──家庭和睦;千思万虑,只为找到和解的钥匙,化干戈为玉帛,让大地充满人间情;千言万语地劝说,只为“以和为贵,造福人类”;千钧重负在身,挺身而起,只为维护法律的尊严,还社会一个公平与正义。这是我们作为一名基层人民调解员最基本的职责。我就是那么一位来自金平县勐桥乡人民调解委员会的人民调解员。

担任调解员两年来,调解各类大小矛盾纠纷60起,防止民转刑事件14起。在乡镇司法所工作,几乎天天都要面对和调处矛盾纠纷,其间的苦辣酸甜,局外人是很难明白和体会的,许多看似细小的事情,鸡毛蒜皮的纠纷,一旦调解不及时或处理不好,都有可能导致上访,引发矛盾激化,甚至酿成流血事件,有些竟会闹出人命来,影响社会稳定。因此两年来的工作实践告诉我“民间纠纷无小事”这个真理。接触过这么多大大小小的矛盾纠纷,让我感触最深的还是年事已高生活无助的老人高某因儿女不养引起的赡养纠纷。

2014727早晨,一位步履蹒跚的老人在金平县勐桥司法所门前徘徊,看到我来上班,他在一旁慌忙对我说:“小姑娘,我有事情找你们”。我搀扶老人走进调解室,请老人细说原由。可是用汉语比手画脚地说了很久也没能表达清楚意思,后来我问他是什么民族,他说是哈尼族,我就叫他用哈尼语描述,他说你听得懂吗?我说我也是哈尼族,此时,老人眼中闪出一丝光芒,说:“我叫高某,今年76岁,居住于金平县勐桥乡骂卡村委会新家坡村,算是村里的长老,村里的晚辈对我都是毕恭毕敬,别的老人羡慕我儿孙满堂,8个子女个个成器,只要过年过节,家门前都停满了摩托车、三轮车、皮卡车和小轿车等各类车,村里人一看就知道这是我的子女回来给俩老人拜年了,一家人很是热闹。可是自2014年年初开始,这种气氛慢慢消失了,家人的关系也变冷淡了,原本我和妻子跟小儿子共同生活了20多年,不知为何,小儿子把我赶到大儿子家住,没过多久,大儿子又把我赶出了家门,有时候还对我动手动脚。我只好去投靠6个女儿,可是女儿个个都有公婆要养,按照当地的民俗,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出嫁的女儿不分家产也不养父母亲,赡养老人的责任在两个儿子的身上。所以在6个女儿家中来回住了两三个月,只好又回到村里,此时,我就成了一个真正无家可归的空巢老人,只好在寨子边的一块空地上搭起了一个简陋的茅草屋,以遮风挡雨之用。请求你们司法所工作人员去我家里帮我处理此事。”看到高某无助的目光,司法所所长立刻组织工作人员马不停蹄地带着高某去到新家坡村,并组织两个儿子到高某所住的茅草屋进行调解,两个儿子异口同声地说:“不是我们不养他,是他自己搬出去住的,打他是因为他打我妈。”高某自己提出了三个方案:一是与老伴同住,两个儿子每人每个月给1600元生活费;二是与小儿子同住;三是自己住茅草屋,两个儿子协商每月支付自己2000元生活费。两个儿子不同意,因此没能达成协议。

20141012晚上9点,高某打电话跟我说:“小姑娘,快点过来,我快被两儿子打死了。”我立刻放下电话,跟上级领导汇报,并联系乡边防派出所民警立马赶了过去,到那里,高某已经被打得几乎头破血流了,刚好肺结核病又发作,我们没来得及谈协调的事,先把高某送到乡卫生院进行治疗,可老父亲变成这样了,两儿子居然没来医院看一眼,简直畜生不如。过了几天,高某出院了,我去看他的时候他没提调解的事,他回家了,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的泪不自觉的往下流,很心疼高某。心里想着,总有一天一定要帮他解决这件事。后来,我请产假了,也就跟这案子告一段落了,听所长说后来两儿子又打老人了,在我请产假5个月期间,他们都去调解很多次了,可还是没能成功。

产假结束了,局领导为了方便我带小孩,特意安排我到县法援局帮忙,2015517日,我才刚上班,高某又来到了法援局,或许这是一种缘分,只是高某的脸上又多了一道道被抓伤的疤痕,说是前几天被两个儿子联合打的,并请求“1+1”法律援助志愿者钟律师帮忙解决此事。由于钟律师案子较多,暂时抽不出时间到65里以外的高某家进行调解,只好叫他回去等着,由于高某听不懂普通话,无法与律师沟通,这时,我又成了一名翻译官,自那以后,每天早晨抱着小孩起床,接到的第一个电话不是家人的,不是朋友的,不是领导的,而是高老人的。虽然我看不到他,但是从他的声音中,我能听出那是一种期盼,一种渴望。

2015529,我和钟律师一同前往高某家进行调解,通过对一番苦口婆心的劝说,小儿子终于同意赡养高某了,并达成了协议。可我们转身一走,小儿子又不认账了,还是不养高某。613,高某又走进了法援局办公室,希望我们帮他去执行此事,后来通过我和钟律师用电话与小儿子沟通,小儿子才答应养父亲高某。712,高某再一次来到了法援局办公室,想着怎么又大老远跑来了,是不是又出事了,可谁知道他是送礼来了,大袋小袋提一堆,还从裤包捞出了一千元,说是给我们的调解费。我们立马回绝了,说这是我们得义务所在,我们不能收,跟他解释一番,他才肯把钱和东西都收了回去。

这就是我的调解故事,没有惊天动地,只有埋首付出。然而,社会的稳定恰恰是这样才得到了有效的维护,人民调解员的价值也正因此得到了体现。

 

 
 
 
通知公告
       
 
·
·
·
·
·
 
 
综合推荐
       
 
·
·
·
·
·
·
·
·
·
·
·
·
 
滇ICP备18011123号 | 金平长安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设计制作: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Copyright @ 2013-2013 by ChinaCourt.org All rights reserved. Reproduction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permission is prohib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