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理论调研 >> 新闻内容
 
监视居住制度的“变身”前后
作者: 喻娜 发布时间: 2013/12/12

为保证刑事诉讼的顺利展开,我国刑诉法规定了多种刑事强制措施,构建了一个强度递增、衔接紧密的刑事强制措施体系。监视居住就是这一严谨体系中的重要一环,它是指在刑事诉讼过程中,公安机关、检察院、法院为了防止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避侦查、审判,责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不得擅自离开指定区域,并对其行动自由加以限制和监视的一种措施。该制度的设置初衷是为在取保候审、逮捕措施之间形成一个缓冲机制,即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由“半控制性”人身自由状态逐步过渡到完全羁押状态,从而满足不同条件的案件需求,以保障刑事诉讼活动能够顺利进行。然而在司法实践中,和别的强制措施相比监视居住制度就像一个不受宠的“孩子”,面临着“弱”不过取保候审,“强”不过逮捕;决定机关不敢轻易使用、执行机关难以操作、监督机关缺乏实质性监督的“尴尬”处境。此次刑诉法的修改,无疑给监视居住制度换上了新的“外衣”,摇身一变从一个不受欢迎的角色渐渐步入司法机关的视野,日渐彰显出不可或缺的地位和作用。

一、不受欢迎的“孩子”——刑诉法修改前监视居住制度的尴尬处境

形容监视居住制度是不受欢迎的“孩子”实不为过,立法上诸多细节的不明确、变相羁押的恶性演变、司法实践中可操作性不强等等因素,导致监视居住制度一直徘徊在被司法机关忽视的尴尬边缘。

(一)立法上的不完善。一是执行场所不明确。修改前的刑事诉讼法规定“未经执行机关批准不得离开住处,无固定住处的,未经批准不得离开指定的居所”。这里的“住处”和“居所”应理解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所居住的“市、县”,还是仅将其理解为居住的庭院或居住的房屋?因现行的法律、法规尚未做出严格规定,致使在司法实践中很难把握。 二是适用条件模糊。修改前刑事诉讼法将监视居住和取保候审的适用条件用同一条款做出相同规定,然而什么条件下适用取保候审,什么条件下适用监视居住却再无下文,导致司法机关在实践中混用、乱用该两种强制措施,同样的情况有的适用了取保候审,有的则适用了监视居住。然而,监视居住在强制程度、监控措施等方面均与取保候审有较大的区别,要是在同样的情况下随意选择不同的强制措施则会造成对被监视居住对象人身自由权利的侵害。三是具体执行无可操作性条款。对被监视居住对象进行监控的程度如何?负有执行职责的公安机关在监视居住期间,到底可以做那些具体工作,是否可以使用一些秘密侦查手段?监视居住对象不得会见同住人及其骋请的律师以外的人,执行机关又该如何监控等一系列现实问题,法律、法规均未作出详细规定。

(二)存废之争。我国对于监视居住制度,历来就存在着存废之争。主张保留者,他们的主要理由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虽涉嫌犯罪但却达不到拘留和逮捕的羁押条件,特别是当前人口流动性强,异地作案越来越多,在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找不到保证人或者没有保证金的情况下,不对他们采取强制措施,会放纵罪犯并妨碍刑事诉讼的顺利进行。换言之,在取保候审和拘留逮捕之间应该存在一种强度适中的刑事强制措施。主张废止者,他们的主要理由是:监视居住的强制程度在实践中难以把握,强度低了根本就起不到监视居住应有的作用;而强度高了,又无异于拘留逮捕,且有侵害公民自由之虞。加之立法对于场所的选择、如何具体执行等缺乏可操作性条款,在实践中,被监视居住者往往被关押在“招待所”、“地下室”、“办案点”等“指定居所”,由警察看守,被监视居住者还要负责其本人和看守人员的食宿费用。有的侦查机关规定被监视居住人不得会见任何人,并在其住所安装监控设备进行监视等等,监视居住场所的不合法、执行方式的不合理实际上已经演变成一种变相羁押,严重地侵犯了犯罪嫌疑人的人身权利。

(三)可操作性不强。一是忽略了对第三者权利的保护。在现实生活中,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往往是与家庭成员生活在一起,这些家庭成员并不涉嫌犯罪,其合法权益当然应当受到保护,但监视居住所含之意包括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住所的监视,这就导致生活在这个住所里的其他家庭成员的日常生活也处于监视之下,其生活隐私也受到了一定的侵犯,我国诉讼法并没有解决这个问题,使得执法部门处于两难的尴尬境地。二是没有具体的执行标准。监视居住作为一项刑事强制措施,刑诉法规定只有公安机关才有执行权,其他人员均没有执法权。但是在具体执行监视居住过程中,由于警力紧张等原因,一些公安机关往往把执行监视居住的职责交给协警员、联防队员甚至发案单位执行,使监视居住徒有形式。还有些公安机关作出监视居住决定后,往往敷衍了事,把法律文书送到执行派出所就万事大吉,而派出所对被监视居住人的案情不了解,对被监视居住人的行为及表现不掌握,往往疏于监控,导致监而不审,监而不侦问题普遍存在。一旦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脱逃或有其他违规行为,责任无法追究到具体人。

二、“丑小鸭变天鹅”——刑诉法修改后监视居住制度的地位突显

随着司法改革进程的深入与对公民权利保障的重视,刑事强制措施的改革与完善摆在了突出位置。非羁押性强制措施在保障人权方面表现出特殊的优势,监视居住不剥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人身自由,有助于维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合法权益,既可以保障刑事诉讼的顺利进行,又可以降低司法成本,最大程度地实现司法程序公正和实体公正,因此将之前不受欢迎的监视居住制度纳入刑诉法修正案进行修订完善意义重大,经过精心“打造”的监视居住制度条款更加细致、全面,大大提高了可操作性,增强了使用效率,逐渐在庞大的强制措施体系中占据了重要的一席之地,一改往日迫窘的境地。

(一)条文修订更加细致。此次刑事诉讼法修改过程中,对于监视居住的修改幅度是五种强制措施中最大的,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增加了监视居住独立的适用情形,使其与取保候审区别开来。修改后的刑诉法,两类情况可以适用监视居住,第一类情况是有利于犯罪嫌疑人的情况:患有严重疾病,生活不能自理的;怀孕或者正在哺乳自己婴儿的妇女;系生活不能自理的人的唯一扶养人;符合取保候审条件但是无法提供保证人和保证金的。这四类情形主要都是考虑到犯罪嫌疑人的实际困难,也考虑到社会和谐稳定的实际需要而设置。第二类情况是有利于侦查机关的情况:因为案件的特殊情况或者办理案件的需要,采取监视居住措施更为合理的;羁押期限届满,案件尚未办结,需要采取监视居住措施的。

2、对需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对象范围作了严格限制。包括两类人:一是符合监视居住条件但无固定住处的;二是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特别重大贿赂犯罪这三类犯罪,在住所执行监视居住可能有碍侦查的。对指定监视居住的案件适用范围做出明确限定可以防止随意扩大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范围的现象发生。

3、规定了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中执行机关的告知义务。此次刑诉法修改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充分保障各方当事人尤其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合法权益,新刑诉法规定“除无法通知的以外,应当在执行监视居住后24小时以内,通知被监视居住人的家属”充分体现了这一特点。

4、明确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检察监督。为防止监视居住措施在实践中被滥用,明确“人民检察院对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决定和执行是否合法实行监督。”

5、明确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期限应当折抵刑期。考虑到监视居住毕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的人身自由,而作为刑罚的管制、拘役、有期徒刑对人身自由的限制程度有所不同,因此指定监视居住在折抵刑期时也不一样“被判处管制的,监视居住一日折抵刑期一日;被判处拘役、有期徒刑的,监视居住二日折抵刑期一日”。

6、完善对被监视居住人的监督手段。被监视居住的人绝大部分属于本应逮捕但有特殊情况的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具有一定的社会危险性,有些还有妨碍侦查的可能,因此进一步加强对监视居住的监控力度很有必要。新刑诉法新增了“可以采取电子监控、不定期检查等监视方法”和“对犯罪嫌疑人的通信进行监控”。

(二)调整了监视居住在强制措施体系中的地位。修改前的刑事诉讼法,监视居住的适用条件与取保候审的适用条件相同,将监视居住与取保候审做同质化处理,两者之间是一种平行关系。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将符合逮捕条件作为采取监视居住措施的前置条件,相当于将监视居住措施作为逮捕措施的一种替代措施,在犯罪嫌疑人符合逮捕条件而因特殊原因不适合逮捕的时候使用,从而保证刑事诉讼的正常进行,同时也体现了对犯罪嫌疑人权利的保护。另一方面,犯罪嫌疑人符合取保候审条件又无法提出保证人,也无法交纳保证金的,可以监视居住,这相当于监视居住还成为了取保候审的兜底措施。由此可见,在刑事诉讼法修改之前,监视居住主要是作为一种与取保候审相平行的措施,在相同的条件下,可选择监视居住,也可选择取保候审;在刑事诉讼法修改之后,监视居住在常态下是逮捕的替代措施,在特殊情况下是取保候审的兜底措施,监视居住制度成为了真正的缓冲性强制措施,大大增强了可实施性和操作性,今后必将成为适用率较高的强制措施之一。

三、如何适用“华丽转身”之后的监视居住制度

为了有效地提高监视居住的适用率,充分发挥其羁押替代性措施的作用,监视居住的适用应当注意以下问题:

1、严格筛选监视居住的适用条件。刑诉法的修改已经明确区分了取保候审、监视居住、逮捕的各自适用条件,司法实践中足以应对不同类型的案件需求,因此必须按照法条规定适用不同的强制措施,使之各司其职,充分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合法权益。

2、公检要进一步加强合作。在司法实践中,由于检察机关与公安机关之间在监视居住执行的合作机制不完善、公安机关警力有限等问题,公安机关对检察机关监视居住的决定大多派人执行便了事,监视居住实际上是由检察机关的办案人员执行,明显不符合法律规定。因此公、检两家应积极寻求合作方式保证执行合法有效。

3、加强对监视居住的监督。检察院对监视居住过程中发现的不规范行为要及时提出纠正意见,以保证法律的公正实施,确保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针对公、检、法三家司法机关对监视居住的规定存在重复决定情况,导致监视居住期限过长的问题要尽量避免。法院在审判过程中发现不当监视居住的要通报相关部门,同时严把刑期折抵关。

4、还需注意条文中的一些具体问题:一是进一步明确适用条件中“严重疾病”等任意性较大的用语,严格限制办案机关对于适用条件的裁量。二是“无法通知”的例外应当明确通知方式,尽量采用电话、传真等较为迅捷的通讯方式。三是进一步规定对监视居住的检察监督的明确的程序规则。四是新型监视方法的运用中要注意隐私权的保护问题。

 
 
 
通知公告
       
 
·
·
·
·
·
 
 
综合推荐
       
 
·
·
·
·
·
·
·
·
·
·
·
·
 
滇ICP备18011123号 | 金平长安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设计制作: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Copyright @ 2013-2013 by ChinaCourt.org All rights reserved. Reproduction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permission is prohib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