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政法文苑 >> 新闻内容
 
惊险的美丽
作者: 郭春洲 发布时间: 2013/11/21

    那时我正在法庭工作,从县城出发到法庭所在的乡镇有将近两个小时的车程。大部分时间里,客车都是在连绵雄浑的罗坪山中苦苦盘旋。道路颠簸难行,两旁的风景却颇为宜人,高低不齐的树木轻柔翻涌绿色的波涛。曾经在春天里漫山遍野地燃烧的杜鹃花终于收敛了光芒,整座山里,只听得鸟儿的几声叫唤。大概都觉得疲累,乘客们少有言语,或作沉睡状,或作晕车状,并没有因为清新的景色提起些许的精神。路途遥远,我也往往不知所措,总爱傻傻地望着窗外,不时计算到站的时间。

    车子突然左拐,异样的景象顿时闯入眼帘。

    我惊骇地发现,原来我们正缓缓行进在悬崖的边上,左侧就是深达百米的山谷。瘦小的公路像被猛地切了一刀,断去左臂,只能紧紧向右蜷缩到山的怀里。车内有一些乘客似乎来了兴致,和我一样好奇地朝深谷窥探。谷底十分广阔,绿树成群,青草遍地,一副生机勃勃的景象;人们各自挑选有利的地形建起房子,布局虽然散乱,却满是乡间风情。在看似一马平川的地面上,依旧有低矮的山峰倔强地突起。我们依仗卓越的高度得以恣意欣赏,心中自然地生出“一览众山小”的快意。稍加留心的话,我们更可以察觉洁白的云朵就停留在窗外,在与我们平行的地方,身姿曼妙地飘向远方。她们让人平静,让人欢喜,更让人觉得触手可及,宛如在仙境。车子继续前行,我们的眼睛也循着它的节奏欣喜地阅读那令人生畏,但却异常动人的山谷和白云。在前方迎来一个右转弯,我们和车子似乎随时可以纵身一跃飞进山谷时,这种惊险的美丽终于彻底占领了我们的心灵,攫取了我们的魂魄。看得出来,乘客们挺喜欢这一小段如流星般的美景。可惜的是,人们陡然生起的兴趣没能持续太久。转弯之后依旧是悬崖,依旧有惊人的壮丽继续绽放,但大家都已经把头转回车里,又作沉睡状,又作晕车状。

    我不禁心有所触,暗暗问自己:难道之前路过的那一片片绿色风景一点都不美吗?

    不。那深沉铺展的绿色、挺拔不屈的树干、率性生长的枝桠同样是美丽的。之所以不能引起人们的兴趣,是因为它们太普通,太常见。就如人们的生活一样,不够惊心动魄。

    可生活的本质或许就是纯真的平淡,日升月落,细水流长。我们总会把大多数时光编成别致的马鞍安放在平凡事物这匹马上,然后扬鞭或者不扬鞭,奔赴新的一天。但总有很多人不甘于此,他们宁愿无视身旁的静美,一心追求那种惊险的美丽。而在匆匆浏览过后,很快又觉得厌倦,开始继续四处寻觅。正是因为人们这种焦躁不安的希求,才会有越来越多耸人听闻的活动被投机者推出,物欲才会越发横流,而生活也才会变得似乎无味。种种惊险的美丽开始涌入日常的生活,迎合那落寞的人群。当我们回头看时,这样的美丽其实更类似于极端的体验和空洞的安慰,虽耀眼如流星却永远无法取代生活本身。

    我惟愿,人们可以珍惜一朵小花,她就开放在身旁。

 

 
 
 
通知公告
       
 
·
·
·
·
·
 
 
综合推荐
       
 
·
·
·
·
·
·
·
·
·
·
·
·
 
滇ICP备18011123号 | 金平长安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设计制作: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Copyright @ 2013-2013 by ChinaCourt.org All rights reserved. Reproduction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permission is prohibited